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反空袭 >

建国后练兵-烧掉军事书籍砍掉三分之二军校

归档日期:08-02       文本归类:反空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建国后练兵-烧掉军事书籍砍掉三分之二军校_军事/政治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建国后练兵建国后练兵-烧掉军事书籍砍掉三分之二军校 十年代中期以后,越南战争进一步扩大,中共中央一九六五年四月发出《关于加强备战 工作的指示》 ,要求在思想上和工作上准备应付最严重的情况,把战

  建国后练兵建国后练兵-烧掉军事书籍砍掉三分之二军校 十年代中期以后,越南战争进一步扩大,中共中央一九六五年四月发出《关于加强备战 工作的指示》 ,要求在思想上和工作上准备应付最严重的情况,把战备工作做得充分一些, 对小打、中打以至大打都要有所准备。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随后发出《关于加强战备训练的 指示》 ,根据中共中央援越抗美的决心,要求全军以临战的姿态加强战备训练。 尽管如此,一九六九年之前,人民解放军的军事训练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根据的“突 出政治”五项原则,“苦练过硬的技术和近战夜战的战术”仅列为一九六六年全军工作方针的 最后一项。即使近战夜战训练,也被认为首先是个政治觉悟问题,而不单纯是个技术问题。 于是,政治和军事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扩大,军事训练“四落实”(训练时间落实、内容指标落 实、参训人员落实、训练质量落实)被取消。“突出政治”成为军事训练的主要内容。考核制 度被认为只能看到技术,看不到政治;只能看到结果,看不到原因;只能反映片面现象,不 能反映全面情况而废除。一九六六年八月,提出改变军政教育时间比例。规定,如 果军事训练、生产劳动等和政治教育发生了矛盾,要给政治教育让路。这样,军事训练就被 置于政治教育和生产劳动之后的无关紧要的地位,用部队的反映来说就是:“政治教育要多 少给多少,生产劳动占多少是多少,军事训练剩多少算多少”。 在军事训练的指导思想、训练的组织体制、训练的内容和方法等方面,提出一系列 与以往的作法背道而驰的主张。反对系统的正规的训练,以破除“洋教条”为名,强令焚 烧军事书籍, 部队总结多年经验编写的条令、 条例、 教材几乎销毁、 散失殆尽。 一九六九年, 下令大幅度裁减军队院校,全军学校被砍掉三分之二。一味强调“少而精”,使部队 训练内容简单,标准降低,出现越来越多的实用主义倾向。步兵只搞单兵和小分队训练,极 少进行营、团以上规模的合练。航空兵削减了攻击、实弹、空战、复杂气象条件下作战等主 要作战科目的训练。海军的海上训练也大幅度压缩。 珍宝岛事件之后,要求全国“准备打仗”,人民解放军的职能、作用和任务得到重 新肯定,军事训练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得以恢复。 (一)野营训练。 野营训练是人民解放军采用已久的训练方法之一。一九六三年四月十二日,路过 南京时,听取了南京军区关于部队进行野营训练的汇报。称赞说:“这种方法很好, 应该在全军用这种方法,应该推广这种方法。”“”开始后,军事训练成为可有可 无的东西,野营训练也被弃之不用。 恢复野营训练,始于一九六九年。一九七○年二月三日,总参谋部转发了沈阳军区某师 《“千里野营”总结报告》《报告》提出野营训练为促进战备思想落实提供了一条好途径;为 , 落实四好、全面建设连队提供了一条好路子;为培养部队优良战斗作风提供了一个好方法; 为部队适应战时生活管理提供了一个好措施。他们认为,“部队多动一动有好处,动中才能 更多地发现问题,更好地解决问题”。看了这个报告以及新疆、济南军区关于野营训 练的另外两个文件后,充分肯定这一作法,批示:“这样训练好。”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毛 泽东在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上批示:“全军是否利用冬季 实行长途野营训练一次,每个军可分两批(或不分批) ,每批两个月,实行官兵团结、军民 团结。”在报告的最后一页,又批示:“如不这样训练,就会变成老爷兵。”十二月六 日,中共发出通知,要求全军迅速掀起冬季长途野营训练的热潮,从当年十二月到 次年三月,普遍拉练两个月。拉练的第一阶段侧重进行阶级教育、光荣传统教育和演练行军 宿营、侦察警戒、生活管理、做群众工作等;第二阶段可搞一些急行军、夜行军,侧重练指 挥、练通信联络、练战术技术、练诸兵种的协同动作和后勤保障。 《通知》要求担任机动作 战任务的部队,担任守备任务的部队,担负施工、基建和生产任务的部队以及海、空军地面 部队,军队院校和大军区以上机关都要根据各自情况组织拉练。 根据上述部署,各野营部队着重进行了行军训练,在江河、山林、高原、戈壁沙漠等野 战环境,练习行军、做饭、宿营、警戒。同时,采取走训与驻训相结合的作法进行技术训练 和战术训练,演练突破、迂回、包围、追击、防御、反冲击等攻防作战战术,演练打坦克、 反空降、反空袭等战术技术。海军组织了海上拉练,锻炼海上作战和生活能力。空军组织了 转场训练,锻炼部队机动能力。许多野营部队到韶山、井冈山、古田、遵义、延安等革命圣 地、 著名战场以及其他先进典型地区参观访问, 回顾中国革命的历史和人民解放军成长发展 的历史以及本部队在战争年代的光荣历史,搞忆苦思甜,提高思想觉悟。 野营训练培养了部队的吃苦耐劳精神,检验了部队走、打、吃、住、藏的能力,使部队 学到许多在营房中学不到或难以学到的东西。野营训练密切了官兵关系,增强了军政团结、 军民团结。许多部队在野营途中坚持做到:水缸不满不走,院不扫净不走,借物不还不走, 损坏东西不赔不走,群众纪律不检查不走。据不完全统计,全军仅在一九七○年的野营训练 中,即帮助驻地培训民兵近 400 万人,助民劳动 500 多万人次,给群众医伤治病 280 多万 人次。 野营训练同时暴露出部队存在的许多问题。主要是不会行军、做饭、宿营、警戒的问题 比较普遍。行军中经常出现前面休息后面跑,野炊时两个小时做不熟饭,宿营时两个小时进 不了房,出发时提前三、四个小时就起床集合;有些装具不适应行军、作战的要求,战士负 荷太重,许多装备物资和战备物资带不走;通信器材数量少,质量差,不能保证通信联络; 机关组织指挥能力较弱,营以下干部多数不懂本级战术;一些领导干部缺乏军、兵种知识, 对现代战争的特点研究不够,合成意识差,等等。 野营训练是一种基础的训练方法,在部队装备技术水平已经大大提高,机械化行动已有 可能的条件下,部队每天进行几十公里的步行,这对于提高人民解放军现代化、正规化建设 的水平并无决定性影响。但是,在“”的特定环境中,野营训练具有特殊的重要意 义:首先,它为军事训练正了名,使过去几年中几乎无人敢提的军事训练以这一形式得到了 承认和恢复;其次,野营训练在不同程度上检验了部队行军、作战的综合水平,提高了部队 走、打、住、藏的能力;再次,野营训练对部队作风的养成影响重大。不论是组织纪律性、 吃苦耐劳精神还是官兵关系、军民关系等都在野营训练中得到了检验和锻炼。 (二)一九七二年的练兵活动。 建立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是的迫切愿望之一。一九六九年的珍宝 岛事件之后,以较多的精力关注外部世界,认为战争日益迫在眉睫,要求全党都要学 习军事,注重战争,准备打仗。然而,“抓政治保险,抓军事危险”的阴影仍然笼罩在许多军 事指挥员头上,一九七一年,人民解放军的全训部队仍然不多,训练计划很少落实。一九七 一年七月, 全军作战部长会议提出全训部队除坚持冬季野营拉练和天天练外, 每年军事训练 时间步兵不少于六十天,技术兵不少于八十天。周恩来认为这个标准仍然偏低,提出步兵训 练九十天,技术兵训练一百二十天。同意了周恩来的意见,将会议的《报告》转发全 军。 “九·一三事件”之后,阻碍军事训练的禁锢被打破。“批林整风”激发了人民解放军各部队 的练兵热情。一九七二年二月下旬至三月上旬,在冬季野营训练结束后,各部队普遍投入军 事训练。这一年,陆军野战部队 25%的师、空海军 80%以上的作战部队进行全训。截至十一 月底,全训部队的步兵一般训练了九十天左右,技术兵一般训练了一百二十天左右。空军飞 行员的平均飞行时间是一九六○年以后每人平均飞得最多的一年。海军有的舰队舰艇出海训 练的艘次,比一九七一年增加 29%。 一九七二年起,人民解放军在抓基础训练的同时,普遍举办教导队,轮训基层干部;开 展以打坦克为重点的“三打”(打坦克、打飞机、打空降)和以防原子为重点的“三防”训练; 恢复和建立训练规章制度,组织修改、编写各种条令、条例、教材。一九七三年底,中共中 央军委决定恢复和增建 41 所院校, 重点培训营以上军事、 政治、 后勤指挥干部和技术干部, 并适当加强部队训练机构。 教导队一般编成连的架子,由打过仗的有经验的领导干部任教,从基础开始,重点解决 教兵的本领。教导队按连队编组,过战士生活,学习带兵本领,从站岗、查哨,到点名、出 操,都严格按照连队的生活制度要求。教导队训练与连队训练相结合,促进了部队训练。学 员毕业后, 许多单位采取汇报表演、 亲自任教、 培养骨干等方法, 推广训练和管理教育经验, 促进连队建设。 教导队一般每期进行三至四个月, 使受训干部达到会讲, 会做, 会教, 平时能组织训练, 战时能指挥打仗的要求。到一九七二年底,全军各级教导队共办了 1800 多期,已训和在训 的基层干部占应训人数的 44%。基层干部经过教导队轮训,提高了教兵、带兵能力,在一定 程度上改变了连队“干部想教不会教,战士想学没人教”的状况;军、师、团领导干部到教导 队任职任教,与学员一起摸爬滚打,传授练兵经验和思想政治工作经验,促进了新干部的成 长,密切了新老干部之间的关系;参训干部按连队编组,同战士一样训练,遵守连队生活制 度,培养了作风,学会了管理教育。 教导队主要抓了连队基础训练,连、排战术一般只组织了示范参观,练指挥普遍没有进 行,基层干部的本级组织指挥问题没有很好解决;在技术、战术训练中,一般都是练步兵打 敌步兵的技术和战术,合成训练很少;教导队要求领导干部任职任教,以传、帮、带作为主 要的训练方法,偏重于实用性。 珍宝岛事件之后,人民解放军将打坦克作为部队训练的主要内容之一。在总结珍 宝岛作战经验时说,对方有空军,有飞机,有坦克、装甲车、指挥车,跟他们比数目,比他 们不赢。但我们打仗,主要靠人的勇敢,不怕他们的飞机、坦克。提出,“把打坦克 之风吹遍全军”。一九七二年下半年,经批准举办的全军反坦克训练班结束后,先后 又有 9 个军区举办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反坦克集训, 连队一般以七至十五天进行反坦克技术、 战术训练,有的部队还结合作战任务和预定战场,组织了打敌集群坦克的试验性演习。 打坦克训练实行远近结合,以近为主,近战歼敌的原则,运用打、炸、阻相结合的方法, 一方面改造地形(改造梯田、设置反坦克壕、设置路障等) ,限制敌坦克活动,创造打击敌 坦克的机会。另一方面,动员民兵和群众,实行军民结合,运用各种方式打击敌坦克。步兵 学习使用 40 火箭筒、爆破筒、磁性手雷、炸药包、反坦克地雷打坦克的技能和反坦克障碍 物的构筑方法。炮兵、装甲兵、工程兵和空、海军,结合各自的特点,开展反坦克训练。 打坦克训练突出的困难是缺乏器材,许多部队没有坦克,战士只能模拟攻击沙土堆成的 “坦克”, 缺少实战气氛。 训练中强调勇敢, 不怕死, 演习偏重于单兵动作, 利用简陋的手段, 新型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尚不多见,训练效果也不甚理想。 (三)一九七五年的练兵活动。 一九七五年,恢复党政军领导职务后,针对、两个反革命集团对军队建 设的破坏,提出,军事训练“这个问题很重要。兵要训练,更重要的是干部要训练”,“要把 训练放在战略问题的一个重要位置上”。根据的指示,人民解放军的军事训练开始全 面恢复,并确定一九七五年的训练重点是抓好干部训练,抓好联合兵种的演练,争取在二至 三年内解决营、团、师、军组织指挥问题。总参谋部提出,多搞结合拉练的检验性演习,适 当组织一些研究性演习,根据现代战争特点,从难从严设置情况,具体研究解决现代条件下 作战的组织指挥与战术手段,以及陆空、步坦、步炮以及友邻之间的协同等问题。 到十一月底,全军已集训师以上干部 2000 余名,营团干部和参谋人员近 3 万名,野战部 队基层干部的指挥训练已轮训了 85%。 一九七四年底, 中共提出, 全军都要加强“三 防”训练,重视研究原子条件下的作战行动。一九七五年五月底,总参谋部在河南商丘召开 全军“三防”训练经验交流会,参观“三防”训练基础科目表演和在核、化学条件下加强步兵连 阵地防御研究性实兵战术演习。 十月底, 武汉军区组织加强陆军师运动战检验性实兵战术演 习。 一九七六年上半年,人民解放军的军事训练又有发展。然而,迅速掀起的“批邓、反击右 倾翻案风”使已经列入训练计划的设想大部分未能付诸实施。 综观这一时期的军事训练,可以看出这样一些明显的特点:一是训练水平较低。较长时 间中仅仅围绕着基础科目反复练习,脱不开单兵、单车、单炮和简单战术的窠套。产生这一 现象的主要原因是部队长期不搞军事训练, 干部战士的军事素质普遍较低, 不得不从头学起。 二是随意性较大。 军事训练不是按照其特有的规律循序渐进, 而是必须符合政治运动的意志。 军事训练的主管部门无法有效地掌握训练的时间和内容, 难以作出比较长期的规划, 部队训 练呈现一种能练多少练多少,想练什么练什么,靠热情和自觉性组织训练的松散状态。三是 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的关系始终没有理顺。的“突出政治”和的蔑视军事训练,使许 多干部对组织军事训练总觉得理不直,气不壮,怕戴“单军帽”(指单纯军事观点的帽子) , 因而限制了他们的创造性和主动性。 这个问题的存在, 又是形成前两个特点的重要原因之一。

本文链接:http://adoforum.net/fankongxi/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