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反空降作战 >

解放军六十年前曾反空降作战 完胜美式伞兵战术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反空降作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岛屿,是海洋中的天然要塞。夺岛作战,背水一战不如攻于九天之上。从地中海的克里特岛、西西里岛,再到太平洋上的新几内亚岛、菲律宾哥黎希律岛,朵朵伞花绽放在海天之间,绘成一幅幅经典的空降夺岛作战图。鲜为人知的是,60年前,军伞兵部队也曾照猫画虎,试图突袭我福建东山岛,但铩羽而归。此役,虽是我军首次在守岛作战中应对空降突袭,将士却能从容不迫,奋起迎战,直至完胜!所获经验至今不无裨益。

  这年1月,艾森豪威尔就任美国总统后,对台公开实行“放蒋出笼”的政策,纵容台湾当局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袭扰。

  这年6月,朝鲜停战谈判达成协议,对于中美之间紧张局势的可能缓和十分恐慌,于是决定采取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以此揭开“”的序幕。

  军金门防卫部司令胡琏的如意算盘是“以大吃小,速战速决”。为达成作战突然性,作为军中精英的伞兵自然入选“急先锋”,目标则锁定在东山岛八尺门。

  东山岛是个孤岛,岛北八尺门渡口为大陆进入东山的唯一通道,故有“东山屏闽粤,八尺定乾坤”的说法。谁控制了八尺门,谁就控制东山的大门,因此,东山岛之战,八尺门渡口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

  军伞兵在台湾经过较长时间的训练,其中许多人在抗日战争时就受过伞兵训练,有的已经是10年以上的老兵了,还拥有全副美式装备。这次窜犯东山岛之前,该部又集中进行了专门训练。

  据后来被俘的军伞兵中尉分队长张永春和少尉分队长张建民说,在窜犯东山岛前,美军在台湾的所谓军事顾问团人员就紧张起来,给伞兵“紧急授课”,传授所谓爆破术和美式通讯器材的使用法。7月1日,伞兵就在美国军事顾问团指导下进行了“沙盘演习”,7月8日,又在台湾八德机场举行“菱形岛”(东山岛如菱形)降落大演习,演习时美国军事顾问团团长蔡斯和蒋军空军司令王叔铭都在场打气。

  在东山岛八尺门渡口实施的这次伞降组织非常混乱:兵力将近一个大队,却没有派出大队长指挥,反而是副大队长李厚圻指挥,而李厚圻的指挥经验又不足;伞兵空运时没有采用战斗装载,反而是人弹分离,甚至连火炮与炮栓都是分机装载,造成伞兵着陆后找不到武器,有武器却没有炮弹等等混乱情形;为了保密和达成突然性,军事先未对空降地点进行火力准备,伞降时空中掩护也不力,完全是一种赌场投机心理,寄希望于偷袭获胜。

  7月16日3时,军伞兵支队在新竹机场登机,投入兵力共2个中队480人,使用18架C一46型运输机,其中16架载运人员,2架装载物资。

  4时47分,编队到达东山岛后林地区上空,以3机“品”字队形跟进伞降。第一批伞降高度240米,遭我守岛部队火力打击后队形混乱,后续梯队伞降高度不断升高,致使空降散布面积长约4000米,十分分散,并有部分伞兵坠入海中。

  被俘的军伞兵中尉分队长张永春后来说:“解放军的对空射击火力真猛,打得飞机不敢低飞,有的飞到两三千公尺以上的高空就慌慌张张地把伞兵丢下了。我领跳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不妙。”

  一大队重兵器中队二分队中士副班长邱新林惊慌得着地时连基本动作都忘记了,一下子就扑跌在地上,上胸受伤。他在被俘后说:“我在跳伞时就知道凶多吉少,但想到不跳下来回去也是给枪毙,只得闭着眼睛朝下跳了。”

  反观我军,虽然从无应对空降作战的战例,却凭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指战员的积极主动性,打得有章有法。

  敌军伞兵开始空降时,守卫八尺门渡口只有我军水兵一个连队不足百人。虽然战士们从未见过伞兵,却毫不犹豫投入反空降作战。该连当时正奉命上船,只有连部7人在驻地,看到伞兵后毫不畏惧,立即从仓库取出机枪向空中猛烈射击,一口气打完了4箱子弹。

  在地面火力的打击下,敌伞兵在空中就死伤惨重。未伤亡的伞兵着陆后,组织力量抢占了后林村西面的高地,并随即向八尺门渡口进攻。但我军水兵连在渡口附近依托民族英雄戚继光抗击倭寇时修筑的寨子断垣,连续挫败了军伞兵的冲击,坚守如磐。战后,这个水兵连被福建军区兼第10兵团授予“东山战斗二等功臣连”荣誉称号。

  说来也巧,敌伞兵司号员正好落在守岛民兵连部的门口,刚着地就被活捉。敌伞兵失去联络后,不战自乱。上午9时许,约有两个排的伞兵向后林村发起猛攻,民兵们沉着应战,打退敌人的多次轮番进攻。后林村民兵的战斗,牵制了敌人伞兵的相当一部分力量,使得八尺门渡口的守卫部队减少了压力,也为增援部队赢得时间。战后,后林村民兵获得“东山战斗民兵战斗集体功臣”光荣称号。

  上午10时,我军增援部队步兵第二七二团先头营通过八尺门渡口登岛,战斗至此大局已定。他们当即向渡口附近的军伞兵发起攻击,经过勇猛冲击和抵近白刃格斗,将其大部歼灭。

  据台湾《联合报》刊登伞兵上尉张宗智的“对东山岛战役追忆”一文记载:18架C一46运输机载乘480名,空降16架416名,死伤被俘226人,逃回190人。有2架64人错过目标回台,其中1架载着无线电台,使降落者无法与海陆空军联系,严重打击士气。带着“飞虎旗”的指导员张彪被俘,“飞虎旗”也跟着飞了。

  东山岛之战,以军的完败告终,蒋介石“”的企图受到沉重打击。大伤元气的军伞兵部队从此再未重整旗鼓,东山岛成为其绝地。

  被撤职的胡琏悔之不及:“我们用农业社会的军队和观念,去打工业社会和现代两栖作战,基本上就是落伍了。”则意气风发,讲到东山战斗不光是东山的胜利,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而且是全国的胜利。的确,我军经此一战取得了反空降作战的新经验,军从此再也不敢进行登陆窜犯。

本文链接:http://adoforum.net/fankongjiangzuozhan/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