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反空降作战 >

英雄的部队_珍贵的回忆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反空降作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72年年底,一群热血青年从呼和浩特市应征入伍,怀揣着报效祖国的初心,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第25团。

  这是一支英雄部队,她于1950年12月7日的徐州市茅村车站诞生。当时的番号是坦克独立第2团,首任团长:叶藻,政委:吴炎。1952年10月赴朝参战,在朝鲜战场上痛击美韩军队,是我军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同美军交过手的坦克部队,在朝鲜战场上参加了381东北无名高地作战、十字架山战斗、清川江大桥反绞杀战,创下了成建制歼灭美军两个连的战绩,打出了军威、国威,立下不朽的战功。曾受到志愿军总部和通令嘉奖,坦克一连被授予铁甲英雄连的荣誉称号。

  1952年,坦克独2团在哈尔滨接收苏联装备驻训期间,积极参加爱国卫生运动,创造了在敌人(美军)使用细菌武器危害的条件下,安全、无一伤病出色完成接装战备训练任务的辉煌成绩,受到中央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表彰,授予写有主席题词奖旗一面。题词为: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

  1953年7月坦克独2团在志愿军第20兵团编成内,参加抗美援朝最后一战——金城反击战。战斗中我团创造了挂倒档坡上进攻独特战法,即在此战成名。此战中韩军精锐部队首都师所辖白虎团被志愿军全部歼灭,团部被捣毁,团长陆根洙被击毙,团旗(虎头旗)被我军缴获。

  坦克独2团自1956年起,连续四年参加国庆阅兵,接受我军缔造者主席及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检阅。

  1968年2月,高炮连参加最后一批援越抗美高炮部队入越轮战一年,与兄弟部队一同负责越南首都(河内)以北60公里空域防空任务。

  我们这些人在坦克25团的时间有长有短,但大家在心中都珍藏着那段充满激情的岁月,和难以忘怀的情感。 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老年,有些战友已经辞世。为了我们永远的回忆,让尘封已久的记忆,变成永久的珍藏。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收集整理了这些老照片,编写了这个美篇奉献给大家。

  这些老照片虽然已经不那么清晰甚至有些破损,但它承载着我们青春的记忆,是联接我们这些人的情感纽带,是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面对它我们无悔青春的奉献,无愧于历史和我们的子孙。

  1972年坦克25团首次在呼和浩特地区征集兵员,那年坦克25团赴呼市接兵人员有:葛明高(团副参谋长)、丁世魁(司令部管理员1965年天津市武清入伍)、王树元(政治处干部干事1965年天津市武清入伍)、秦文茂(一营管理员1963年山西人入伍)、刘宝珠(二营副教导员1958年北京市入伍)、何瑞生(指挥连一台长1965年天津市武清入伍)、王桂芝(指挥连三排长1965年天津市武清入伍)、王义坤(指挥连二班长1969年河北省大名入伍)、张庆成(指挥连五班副班长1970年河北省昌黎入伍)、王喜才(指挥连六班长 1970年河北省抚宁入伍)、韩国奇(卫生队军医 1965年天津市武清入伍)、张明亮(作训股参谋)、王??(二营管理员,???,???)任建华(修理连副指导员1968年山西平遥入伍)、周福国(指挥连三班副班长 1971年北京平谷入伍)。赵全林(坦克四连排长,1966年河北高阳入伍)、杨建明(修理连班长,?年?入伍)、江恒惴(修理连班长,1971年江苏连云港入伍)、高增友(不祥)、韩国齐(不祥)、尉天文(工兵连二排长,1966年山西夏县入伍)、张玉行(工兵连三班长,1970年河南清丰县入伍),毛建国(卫生队班长,1969年邯郸入伍)。正是他们在呼和浩特市所辖的红旗区、郊区和土默特左旗的工厂、单位、学校、公社辛苦奔波,目测、家访、政审、体检,最终选中了我们,把我们带到了这个英雄部队。我们也因此改变了人生轨迹,在人生旅途中有了当兵的历史。

  我们来自呼和浩特市下辖的红旗区、郊区和土默特左旗,共232人,其中红旗区97人,郊区37人,土左旗98人。1972年12月19日晚我们乘上火车出发,20日清晨到达大同,在大同军供站吃的早饭。然后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件堪用棉大衣,浅黄色的,扣子都不全,有人干脆用绳子系在腰间,我们把它戏称为“抗美援朝军大衣”。后来才知道由于25团退役老兵还没离队,皮大衣没有替换下来,所以就先“委屈”我们了。

  饭后乘上25团前来接我们的“大解放”,直奔25团驻防的山西省浑源县而去。有人不适应晕了车,还有呕吐的,那叫一个狼狈。中午时分来到了浑源县东辛庄,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新兵集训。

  25团1973年新兵编为一个营。呼市红旗区和郊区入伍的编在新兵二连,连长:秦文茂(1963年兵,山西人,坦克一营管理员)、指导员:曹绍成(1965年兵,天津市武清人,训练队副指导员),一排长:何瑞生(1965年兵,天津市武清人,指挥连电台一台台长),二排长(河北邯郸人),三排长:王桂芝(1965年兵,天津市武清人,指挥连三排长)。

  另外还有北京市石景山区入伍的编在新兵一连三排,河北省定县和完县的入伍的新兵编在新兵三连。

  这是在呼和浩特市红旗区和郊区接兵的人员,后排左起:张庆成、王喜财、王贵枝。中排左起:王义坤、刘宝珠、王树元,前排左起:丁世魁、何瑞生。

  这是我们的入伍通知书,当我拿到它的时候心情是那么激动,它标志着我们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从此肩负起了保卫祖国的使命,也开始了我们人生的一个光辉起点。红旗区人武部的签发时间是1972年12月12日, 郊区人武部的签发时间是1972年12月10日,报到时间都是1972年12月17日。军队中都称我们为“73年兵”。在武装部我们穿上了第一身军装,从此我们人生之中有了一大批穿军装的新朋友,我们相互称呼为战友,在我们的情感世界中也多了一份我们终身珍惜的战友之情。1973年1月1日我们正式佩戴领章帽徽,每人配发了选集(精装本)、毛主席像章、为人民服务的胸牌。为纪念这一光荣而难忘的时刻,很多新兵班都留下了入伍后第一张合影。

  这是新兵一连一班的合影,班长:周福国( 指挥连三班副班长1971年 北京平谷入伍)第一排左起:张虎虎、杜龙龙、宋福刚。第二排左起:刘二肉、周福国(班长)、排长: 赵全林(坦克四连排长,1966年河北高阳入伍)、刘存科、要还旺。第三排左起:陈二黑、郭二黑、尹苏林、徐吉、韩三、韩三东。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修理连:刘存科,坦克一营:陈二黑、徐吉、郭二黑,坦克二营:刘二肉,坦克三营:尹苏林、韩三东,步兵连:杜龙龙,工兵连:张虎虎、宋福刚,指挥连:要还旺。

  这是新兵二连一班的合影,班长:秦建国(1971年入伍 山西运城人 步兵连班长)

  第一排左起:丁普民、段际林,张青春、史书香,第二排左起:王金增、何志强、班长:秦建国、史玉林、段建平,第三排左起:段树堂、高艳宏、吉富、梁贵发。刘宝林因那天去团里打篮球所以缺席了。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修理连:史玉林、刘宝林;高炮连:段际林;卫生队:梁贵发、何志强;坦克三营:史书香、段树堂;步兵连:张青春;坦克二营:吉富、丁普民;工兵连:高艳宏;指挥连:王金增、段建平。

  这是新兵二连二班的合影,班长:王义坤(1969年入伍,河北大名人,指挥连二班长)。第一排左起:李守青、王绥生、刘新忠、沈忆成,第二排左起:杨光、胡兆光、王义坤、包星火、赵建华,第三排左起:陈堤、范来运、姜兴辉、胡学东、杨德森、孙彩光。

  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修理连:李守青、陈堤、姜兴辉、胡学东;步兵连:杨光、王绥生;机关公务班:刘新忠;坦克一营:包星火;运输连:胡兆光、杨德森;高炮连:赵建华;坦克二营:孙彩光、范来运;指挥连:沈忆成。提供人:沈忆成

  这是新兵二连四班的合影,四班长:赵艮朝(工兵连五班长,1970年 河南清丰入伍)第一排左起:李林甫、姜文忠、李万珍、乙舒平、张瑜,第二排左起:姚明、乔克强、赵艮朝 、邸文奎,第三排左起:郑五辈、张利民、解峰、张承宗、孟宪国。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坦克一营:郑五辈、张利民、李林甫;坦克二营:姚明;坦克三营李万珍、解峰,高炮连:张承宗;卫生队:乙舒平;指挥连:乔克强,张瑜。

  这是新兵二连七班的合影, 班长:张庆成(1970年入伍,河北昌黎人,指挥连五班副班长)。七班13人全部从呼市郊区西菜园公社应征入伍。后排左起:邸福生、张柱柱、贾维成、贾维元、姜四宝,第二排左起:吴祯、张富春、张庆成、赵文龙,第一排左起:侯来勇、常银喜、梁温旺、杨国义、韩喜胜。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坦克一营:杨国义、吴祯、梁温旺;坦克二营:张柱柱;坦克三营:邸福生、侯来勇、贾维成、贾维元;高炮连:韩喜胜;修理连:常银喜、张富春;运输连:姜四宝;指挥连:赵文龙。

  这是新兵二连八班合影(含个别九班新兵), 新兵八班共计12人其中攸攸板公社7人。班长:徐守银(1970年入伍 河北唐山人)前排左起:刘绥生、郭拴元(九班)、呼木吉勒、佟玉良、路元、张军,中排左起:王亮、七班长张庆成(指挥连5班长 1970年入伍 河北昌黎人)、指导员曹绍成(训练队副指导员 1965年入伍 天津市武清人)、三排长王桂枝(指挥连三排长 1965年入伍 天津市武清人) 、徐守银、刘全仁,后排左起:张万明、孙荣、王玉德(九班)、王俊维、陈文奎。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运输连:刘绥生、孙荣;指挥连:王亮、王玉德;步兵连:王俊维、张军;修理连:陈文奎;坦克三营:张万明;坦克二营:郭拴元;坦克一营:呼木吉勒、佟玉良、刘全仁;工兵连: 路元。

  郊区毫沁营公社的新兵没有集体合影,他们编在新兵二连三排九班(有几人编在8班):刘全仁、刘三元、闫四毛、卢计民、赵成俊、李红喜、郭拴元、范志远、苏常喜、佟玉良、陈文奎、陈二虎、王忠义、王继才、张忠厚、张润喜、张板才(共17人)。新兵集训后分配情况,坦克一营:陈二虎、刘全仁、佟玉良;坦克二营:卢计民、郭拴元;坦克三营:王继才 指挥连:闫四毛、王忠义; 高炮连:张忠厚、张板才、刘三元;运输连:苏常喜、范志远、李红喜,步兵连:张润喜;修理连:陈文奎、赵成俊。提供人:刘全仁

  在这里我们只收集到了六个新兵班的合影,遗憾的是那时的浑源县国营照相馆的设备和技术太简陋了,太对不起我们军旅第一照的靓丽风采了!新兵连集训一个月,我们完成了从老百姓到军人的转换。在这里我们结识了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位老班长,他教给我们打背包、整内务、站军姿、走队列、敬军礼。已经花甲之年的我们仍然记得他们的音容笑貌,老班长你现在哪里,你还好吗?向你致以军人的敬礼!

  坦克独立第2团在徐州茅村车站,由坦克第2师4团团部三分之一及2营与步兵306团1营(不含营部)和第66师197团炮兵连等单位合编成立。成立后立即于1950年12月12日赴哈尔滨驻防,1951年11月做为我军首批改装的苏制装备的10个坦克团之一,一次接收了一个苏军T–34坦克团的全部装备,包括T-34/85中型坦克30辆,IS-2式(斯大林2号)重型坦克6辆,装甲输送车5辆,122自行火炮4辆,以及保障分队的全部装备,全团共计1052人。一年之后的1952年10月,这支年轻的部队就雄纠纠气昂昂的跨过了鸭绿江,杀上了抗美援朝的战场。1954年5月独2团从朝鲜归国后驻扎在北京昌平南口镇。1958年独2团改为全装重型坦克团,原装的T-34/85中型坦克,移交给其他部队,并接收了其他部队移交的斯大林2号重型坦克。1960年移驻河北省张家口市十三里营房。1968年9月10日编入新成立的坦克第7师,换装国产59式中型坦克。1969年9月12日独2团改称坦克第25团,移驻山西省大同市马军营原装甲兵学院院内。1970年5月坦克25团进驻山西省浑源县。1977年3月移驻山西省怀仁县。1983年坦克25团随坦克七师归属69集团军,1985年69集团军撤消坦克25团随坦克七师归属28集团军,1998年坦克7师撤销坦克25团撤销,以坦克25团为主整变63军装甲旅。坦克25团部队代号变迁:1950年(6027支队)、1956年(4632部队)、1968年(1880部队)、1975年(52892部队)。

  我们入伍时坦克25团的代号是1880部队,团长吴守荣(1971年5月—1978年8月),政委王振英(1969年4月—1978年8月)。初到浑源时部队没有营房,部队全部住在老乡家。浑源县历史上没有驻过军,当地政府对坦克25团的到来非常欢迎,腾出了最好的房子给我们住,老百姓都亲切的称我们为80部队。团部住在县城内原浑源县党校院内,一营驻唐庄,二营驻郝家寨,三营驻张庄,指挥连和卫生队驻县城,高炮连驻东坊城,运输连驻李裕村,修理连和后勤处驻郭家庄农场,训练队驻郭家庄、工兵连驻怀仁县王皓疃村,步兵连驻大同县郭家庄。坦克25团辖3个坦克营8个直属连,几十个专业岗位,我们下连后在各自的岗位上,服从指挥,刻苦训练,努力工作,迅速掌握了基本军事技术,成长为一名合格军人, 这一章记述了我们成长为一名合格军人的成长足迹和心路历程。在火热的军营生活中,我们尝到了艰苦、知道了服从,学会了忍耐,懂得了奉献,感到了军人大家庭的友情和温暖。

  我下连分配到坦克一营二连当上了一名坦克驾驶员,为了快速掌握坦克的驾驶技术,我刻苦钻研,虚心向老兵学习,很快就掌握了坦克的一般驾驶技术。

  我下连分配到坦克二连,3月份到训练队进行培训,我们几个来自一营学射击的73年兵,被编在一排一班。这是同班战友的合影。分别是:刘全仁、任全贵(北京兵)、孙新福(河北省定县)、李林甫(集宁兵)、陈增贵(河北省定县)、王增奎(河北省定县)。5月份北京军区在张家口坝上地区举行“打集群坦克研究性演习”,训练队没有参加坝上演习,我和训练队副队长赵宗在演习期间被抽调到司令部作训股帮助工作,我负责作训器材管理工作。由于演习要求每个连的坦克驾驶员,必须按每辆坦克1.5个驾驶员的比例配备,坦克连的驾驶员不够,就从训练队抽调了部分驾驶学员充实到坦克连队,参加了坝上演习。我在训练队入了团,入了党,学会了坦克射击专业,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坦克乘员。

  指挥连是坦克部队的指挥中枢,为备战北京军区八月份在张家口地区举行的打敌集群坦克军事演习,我们顶着夏日骄阳,进行训练。上图:指挥连八班长带领我们进行A233B两瓦电台通讯训练。右起:赵文龙、任桃生(八班长 1969年入伍 河北大名人)、段建平、王忠义(七班)、王树奎(1971年入伍 北京市人),赵建华。下图:我被分配到指挥连三排八班(两瓦班),图为我正在进行两瓦电台通讯训练。当时我们装备是A233B电台,它是苏制电子管调频电台,与坦克电台A-220配套,采用碱性蓄电池供电,该电台重达21公斤。我们每天背着它要走十多公里路,汗流浃背只为早日掌握通信技术。

  从工厂入伍头一年,我被分到步兵连,当时步兵连执行农业生产任务,我就在装甲兵部队干上了庄稼兵,年终立了三等功。翌年五一劳动节刚过,团放映组长朱振芳大哥专程来到田间,为我拍下了这张军功照。那时我十八岁,这段经历呵护着我走到今天,奔向明日。

  岁月如梭,难忘的留影。这张照片是我入伍第一年站在连队高炮上拍摄的,照片背景是我们都十分熟悉的北岳恒山。

  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配到高炮连,当时连队驻扎在山西省浑源县东坊城村。和我一起分到高炮连的呼市兵还有:郭漠南、段际林、刘铁玉、刘伟开、刘月旺、张承宗、张忠厚、张板才、高祝森、郝富应、王援朝、梅金、赵建华共15人。时任连长杨守柏(1965年入伍),指导员吴振生(1968年入伍),副连长孙启顺(1965年入伍)、副指导员高树山(1965年入伍),以上4位连首长都是天津市武清县人。1968年2月,我们连参加援越抗美高炮部队入越轮战一年。当年的春节是在越南过的,大年三十的饺子就是在越南吃的。提供人:韩喜生 段际林

  1974年2月运输连举办73年度兵的第二期汽车驾驶员培训班,为期八个月,编为运输连三排,共3个班27人,学员来自其他连队的73年兵,我从工兵连选送到运输连,分配在九班,这是我们班的集体合影。第一排左:李平安(呼市土左旗人),第二排左二:班长徐德林(1970年入伍 河北遵化人),左三:排长贾玉林(1968年入伍 天津武清人),左四:副班长葛振怀(1970年入伍 河北遵化人),第三排左二:张万明(呼市郊区人),左五:李英潮。

  新兵连结束后我被分配到指挥连二排六班(摩托通训班),5月份我和成永祥到坦克7师侦察营集训摩托车专业,8月份毕业后我们直接上坝参加了著名的坝上演习。上图是我和战友们在团部大礼堂前我的摩托车前合影,下图是我77年退伍时的留影。

  我和姜兴辉分配到修理连,当了一名坦克修理工。由于我俩有打篮球的特长,被选送到坦克7师的篮球队,后来又到了北装篮球队。那时候的坦克7师有三件宝煤矿、球队、阿庆嫂,我们的球队在北京军区也是称霸一方呀。这是我和姜兴辉随北装篮球队参加1974年冬训时的留影。

  入伍一下连,我被分配到指挥连当了报务员,3月份我们7名新报务员到坦克7师通信营报务训练队,学习报务技术。看过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的都会对李侠记忆深刻,有人觉得干报务员是件很“高贵”很神秘的事,其实我很不喜欢这个专业。学报务看起来比其它军事专业要“舒服”得多,每天在教室里风刮不着,雨淋不着,但是这项技术确实很不好掌握,淘汰率很高,我们一起去的7个新兵最后干到底的只有4人,其他几人后来都因技术原因改行了。选新报务员时对新兵的文化要求好像挺高,其实不然。我觉得学习报务不需要很强的体力但需要顽强的毅力,不需要很高文化但必须要有很好的悟性。不喜欢归不喜欢,训练起来还是很认线个月的集训结束时,获得全队唯一的九项科目全优的好成绩。

  在战友们中,我与贺巩民、郭秀华都是从天津市来到内蒙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1972年12月又一起从呼市参军入伍,来到坦克25团。新兵连训练完毕先分到司令部管理股,后到团卫生队。通过卫训掌握了本级医疗卫生知识和战伤自救互救的四大技术技能(止血、包扎、固定、搬运)。复员后被安排到呼市交警支队事故科工作。在部队学到的这些医疗知识和战伤救助技能,在我处理交通事故工作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我一下连就来到了坦克三连学习射击专业,1976年我们连调归北京军区坦克乘员训练基地。4月8日那一天我们连离开浑源,前往山西省长治市。坦克乘员训练基地的前身是坦克9师,坦克乘员基地化集中培训是我军装甲兵部队训练体制的重大改革,一起成立的还有沈阳军区坦克乘员训练基地,1976年基地一组建就开始培训学员。我们连从一个战斗连队改变为训练保障连。我们就成了首批教练员和助教,我带过的学员遍及北京军区的各个坦克部队,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了。离开老部队我们非常留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坦克25团对我们的培养。我们也把老部队的光荣传统带到了训练基地。

  这是坦克25团训练队第三期学员毕业照,本期学员共50人,来自各营连部分73年入伍的新坦克乘员。新乘员分为两个排,一排学射击,二排学驾驶,三排是教学保障排。 参加训练队本期集训的呼市兵共有17人。其中射击排共5人:刘全仁(四排左5)、孙宝元(四排左3)、王恒刚、赛卫忠、李裕青。驾驶员排12人:赵连平(二排右4)、郭拴元、陈二虎、孟雁青(后排左11)、刘国良(二排右2)、卢计明、孔三娃、郭二黑、闫有旺、贾维恒、包星火(三排左10)、郝有刚(二排左7)。合影中的首长有,副参谋长:武维范(三排左8),训练队队长:李玉林(三排左7),指导员朱福生(三排左9 ),副队长赵宗(1964年入伍 河北承德人),副指导员:曹绍成(三排右6 1965年入伍 天津武清人),一排长李增禄(1966年入伍 河北保定人),二排长于生荣(1969年入伍 河北邯郸人)。

  第三章 军政双双优胜 再现铁骑精兵坦克25团是个钢铁的熔炉,在她的锻造下我们表现出色,涌现出了一大批骨干力量,有人8个月入党,有人当年立功,有人一年以后提干。全团共有34名呼市籍73年兵在部队提干,遍及25团每一个连队。他们是:赵连平 坦克一连技术员,呼木吉勒 坦克二连技术员,卢胜利 坦克二连 技术员,杨国义 坦克三连技术员,侯来应 坦克三连技术员,刘国良 坦克四连技术员,云富 坦克五连 技术员,郝有刚 坦克五连技术员,毕智峰 坦克四连 排长,林金友 坦克一营书记,孙宝元 坦克八连 排长,赵铁军 坦克七连技术员,韩三东 坦克八连技术员,张前旺 坦克九连技术员,李万珍 坦克九连排长,王恒刚 训练队指挥排长,郭生荣 训练队 排长,杨光 装甲步兵连 排长,李英潮 运输连排长,高艳宏 工兵连排长,张承宗 高炮连 排长,沈忆成 通信连干部报务员,段建平 通信连司务长,王忠义 通信连司务长,赵文龙 修理连无线电修理技师,刘全仁 军务股保密员,乙舒平 军务股保密员,吴海平 电影组组长,张爱栓 坦克乘员训练基地 三大队排长,邸文奎 坦克乘员训练基地 一大队排长,庞满旺 坦克乘员训练基地 三大队排长,李守清 坦克乘员训练基地 四大队 助理员,胡学东 解放军251医院技师,马明来 装甲兵技术学校排长。表现最突出的是坦克驾驶员队伍,73年一下连队分配到各坦克连队的呼市兵,在驾驶专业就显露出他们过人的能力,由于他们有灵活的头脑、健壮的体魄、顽强的吃苦精神,很快成为25团坦克驾驶专业的骨干力量,其中12人后来成为了坦克连队的技术员,那时的技术部门一开会,到会的技术员都是呼市兵。73年的呼市兵还在政治工作中表现突出,后来先后有10人担任了几个连队的政治指导员。这一章内收集了我们在军、政、后、技等方面的训练、工作、生活瞬间。

  1979年的秋天北京军区《战友报》记者来25团采访,拍下了这组装甲步兵连与坦克兵协同训练照片。照片后排右一:王春书(1978年入伍 河北井陉人),前排中间:杨光(时任装甲步兵连副连长)。

  上图:1978年秋坦克7师组织师团首长机关在张家口大洋河地域进行的反空降现地演习,当时我在作训股任参谋,这是我们受领任务后正在进行图上作业。照片中有:团副政委刘福民(1958年入伍河北人,后升任团政委),团参谋长张九华(1956年入伍河北三河县人),团作训股长朱志林(1966年入伍河北涿县人,后升任25团团长、坦克7师师长),团作训股参谋谢正民(1971年入伍山西万荣人后升任坦克27团团长),通信股参谋黄全木(1973年入伍河北定县人)。那次演习条件比较艰苦,昼夜实施,住在老乡家,当时驻地还未通电,老乡们的生活非常贫困,我们夜间作业时只能靠手电筒蜡烛照明,有时用坦克电瓶连接一个24伏灯泡照明。演习期间每个人的睡眠时间是有限的,有时甚至是连轴转。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们虽然入伍仅5、6个年头,能参加这种演习既学到了知识又经受了锻炼,从另一角度看,也说明我们这个年度入伍的兵也逐渐开始担当更重的任务了。右下图:我和时任团作训股参谋的谢正民(1971年入伍山西万荣人,后升任坦克27团团长)正在现地图上作业,后面还有一位执行警戒任务的战士。

  1979年我到修理连任指导员,连长赵斯向(1971年入伍 江苏连云港人),我俩密切配合,连队班子和全连干战紧密团结努力工作,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年终总结时张文斌政委来连队蹲点,被修理连全体干部和战士的事迹打动,当下表态要给修理连报功。这是坦克7师司令部和政治部颁发的连队在1979年度荣立集体三等功的奖状。

  1980年坦克七连战斗射击前,四个乘员在给坦克装炮弹。这可是个要体力的精细活,每发炮弹重36公斤,上车之前必须装好引信,所以要小心翼翼。如果要全车装满那可是34发呀,四个人一发一发的送到车里,车里那个乘员更累,在车里狭小的空间里,将炮弹送上弹夹固定好。我拿着相机留下了这一难得的瞬间。

  技术保障工作在装甲兵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有句名言”没有技术就没有装甲兵” 。1981年我在修理连任指导员时,连队在野外条件下抢修故障坦克,吊起的是59式坦克的水箱及散热器(一体的)。

  1980年春季,运输连连长车云彪(1965年入伍 天津武清人)进行换季工作战前动员。前排左一: 一排长吴永春(1976年入伍 河北滦县人),左五二排长:李英潮。

  1982年7月 坦克九连搭载步兵训练。那时候解放军的陆军基本是摩托化(个别部队还是骡马化),只有极少的陆军部队装备了63式装甲输送车(也称531装甲输送车),根本没有步战车,车外搭载是当时步坦之间的协同方式。那时我在团政治处宣传股任干事。《人民装甲兵》记者杜殿文来团采访,我陪同他到九连观摩训练,并拍摄一些训练场景。上面的那张照片发表在当年《人民装甲兵》杂志上,下面那张是我拍的。

  1982年5月,坦克换季(换油)保养。擦拭火炮是换季工作中的一个项目, 坦克兵俗称打炮。当年59坦克是100毫米线膛炮, 擦拭火炮内部时将略小于火炮口径的木塞缠上棉布,从炮口打进去,一直打到炮膛底部,以达到清除炮管内残留火药残物的目的。我时任坦克九连指导员,连长张彦生(河北籍,后升任25团副团长)见我车人手不够,随即过来帮助我车保养,抡起大锤打下了这第一锤。车场广播站播放着歌曲《我爱我的坦克车》:同志们上车场哟嗬,保养那坦克车哟嗬,……。

  1982年3月,我调任坦克二连指导员。开训后团里开展“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的观摩教学活动。这是我连炮长在车场进行坦克瞄准镜操作的观摩教学。右侧站立者是前任指导员,时任坦克一营副教导员李春波(1970年入伍 河北籍)。

  从修理连回到了战斗连队。又重新接触自己熟悉的驾驶、射击、通信三大专业。每年坦克乘员专业分训结束后,要进行单车、排、连实车合练。这是我在指导员“专车”上参加单车合练的镜头。坦克兵上自团长、政委,下至各坦克连长、指导员均有“专车”,这是我军装甲兵的光荣传统,就是常说的“坦克兵军政不分家”。特别是营连基层军政指挥员,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训练、作战时在上级编成内要一马当先、勇往直前地遂行任务。

  这是1974年在坦克车里车长位置上照的,拍照的是乙舒平。当时我的专业和坦克通信无关,可是1983年我调到北京军区坦克乘员训练基地通信科,却干起了坦克通信教员的工作。当时59坦克装备1部A-220A型苏式电子管调频电台,频率范围20-22.375兆赫,最大通信距离16公里。另外装有1套A-221A型车内通话器供车内四个乘员通线A有三个通线号盒供炮长使用,两个二号盒供驾驶员和二炮手使用。1号盒与2号盒的区别是:炮长可以通过1号盒使用电台与外界联系,也就是说战斗过程中,炮长的射击动作可由排、连、营统一指挥。

  上图:25团改装的第一台安装激光测距仪的59式坦克,它装在坦克八连的803车上。下图:1979年9月我在坦克八连任连长时,带领全连刻苦训练,战斗射击取得全连全优的好成绩。为我们这个曾获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装备技术(二十九年)安全无事故的荣誉连队锦上添花。这是战斗射击结束后我和全连的炮长们在射击场留下的珍贵合影。

  照片中的50瓦电台通信车是1951年抗美援朝时苏联提供的装备,当时的独2团整团建制接装了苏军装备,包括这台通信车。我在时它是指挥连一台的装备,那时苏制的50瓦收发信机已经都不能用了,但是通信车(嘎斯51)还完好,部队野营拉练和演习时,我们把八一电台(15瓦)固定在里面,用它野战值班。我背负的电台是七一型报话机(两瓦),电影《英雄儿女》中的英雄王成背的就是这种电台。我们只是在训练时用它,主要用于报务通信,并不通线年这批七一电台移交给雁北军分区的民兵了。

  我们坦克一营驻扎在雄伟的北岳恒山脚下的唐庄,这里是著名的“唐庄惨案”所在地。1938年2月12日上午10时,日寇第二十六师团黑田旅团长命令山杉大尉带领日军300余人,在当地汉奸的带领下奔袭浑源县城南面4公里处的唐庄,抗日军民闻讯迅速撤离,惨无人道的日寇对唐庄无辜百姓进行了灭绝人寰的血腥屠杀,共杀死村民127名,占全村人口的六分之一,其中有12户被杀绝,死难者中年长者七八十岁,年幼者不满周岁。烧毁房屋350余间,烧死牲口20余头、羊300余只,其他损失不计其数。史称”唐庄惨案”。后人为了纪念唐庄惨案中被日本鬼子杀害的同胞,在事发地建立纪念碑,修建纪念亭,碑文上详细记述了惨案的全过程。这是1974年坦克二连在“唐庄惨案”纪念碑前进行政治教育时的照片,当时我正在发言,照片是团报道组曹东平拍摄的。

  1974年坦克九连连队战士演唱组参加坦克7师组织的连队文艺调演,在大同我们参观了“大同煤矿万人坑”。面对万人坑里的累累白骨,目睹日本侵略者疯狂掠夺大同煤炭资源,残害我国同胞的滔天罪行,我们义愤填膺。我们这代人虽未亲身经历过那段中华民族耻辱的日子,但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早已刻骨铭心。前排右二是我。

  对敌政治工作是我军政治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这是1981年夏天坦克7师政治部群联科在教导队组织的战场对敌喊话集训班。我带团电影组放映员张书业一起参加。学习内容是俄蒙两个语种的战场喊话,大概有“缴枪不杀!”,“跟我走!”,“我军优待俘虏!”等。我们的任务是结业后回到团里,教会各个基层连队。

  坦克25团非常重视连队的体育活动的开展,在没有营房的情况下,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地开展各连队的体育活动,各个连队都有自己的篮球场地。定期举办篮球循环赛和综合运动会。团里还组建了篮球队、乒乓球队,73年呼市兵篮球骨干有:胡学东、姜兴辉、刘宝林,73年呼市乒乓球骨干有:赵建华、孟雁青。为迎接坦克7师乒乓球锦标赛,75年乒乓球集训队就建在指挥连,训练场地就在团部大礼堂的舞台上,指挥连王景山(1968年入伍 河北藁城)台长任队长,队员有:赵建设(指挥连 1971年入伍 江苏连云港)、赵建华(高炮连)、孟雁青(坦克五连)、秦小潞(坦克二连 1975年入伍 山西长治)。

  上图:1975年5月4日,25团在浑源县体育场举行5.4体育运动大会,这是入场式的照片。执旗手原坦克七连连长张新起,他高高举起的是八一军旗。护旗手:指挥连 王树奎,严海平,第二排六人,左起王金增、王忠义、王玉德、赵文龙、髙俊柱(四班副班长 1971年入伍 江苏连云港人)、段建平。抬标语牌的:左面是赵建设,右面是孟雁青(坦克五连)。紧随其后的是由指挥连官兵组成的红旗方队。下图:赵文龙在这次运动会上获得了1500米和800米两个第一,这是他获得的1500米跑第一名的奖品,这个笔记本他一直保存至今。

  1974年北京军区装甲兵组建篮球队,基本是坦克7师篮球队的原班人马,我入选北装篮球队,在队里打后卫位置。时任坦克28团副政委程克勤(后升任坦克7师副政委、师长)为球队总领队。这是1974年我们在海南冬训时的合影。第一排左三:领队程克勤,左二:教练陶传孝,左四:马干事,二排左三:队长赵松林,左一:胡学东。

  1975年坦克7师组织各团及师直属营的体育教员集训队。25团有邸文奎、呼和、辛庆凯、张瑜、等呼市兵参加。训练内容主要包括:各类田径竞赛项目,球类竞赛规则,体操器械训练以及运动生理学等。训练结束后留下体操训练成绩比较好的六七个人,组成了体操班加入师游泳集训队,与师游泳集训队一起集训,其中有邸文奎和我。集训结束后分别到各团进行了汇报表演。值得一提的是,指挥连侦察排贺巩民于1974、1975、1976年,连续三年担任坦克7师游泳训练队教练。

  1977年初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部组建田径队,指挥连一班长王义坤和我以中长跑项目入选田径队。领队张文斌(时任25团副政委,后升任政委1978年8月—1981年4月),3月份我们来到北京体育学院进行集训,北装专门从体院聘请了一名教练指导训练。田径队于当年8月1日参加了北京军区在石景山区八一体育场举行的北京军区田径运动会,我参加了5000米和10000米竞赛。北装代表队获得了团体优胜奖。虽然在北装田径队只是一段短暂的经历,但在那里生活、训练、比赛的每一瞬间都深深印在我的记忆之中,也结识了一帮情投意合的好战友(队友)。我入队后成绩一直不错,教练很看重我,可是中途由于训练不当出了点问题,最终比赛成绩并不理想。但那段经历确是我人生的一个亮点,永生不忘。图为训练期间张文斌副政委(后排中),带领部分队员在北京体育学院门前合影。王义坤(后排左一),赵文龙(前排右一)。

  1982年8月1日25团在怀仁营房举办了运动会,运动会是在怀仁营区举行的,这时的25团营房已经基本落成,连队和机关都搬进舒适的新营房,营区中央修建了标准田径运动场和400米环形跑道。虽然没有修建主席台,但运动会还是开的非常隆重。这是简易主席台的镜头。

  文化生活是连队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唱歌又是连队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一个连队歌唱的好坏,体现了这个连队的战斗作风和精神面貌。所以我们每天都要唱军歌,出早操要唱、晚点名要唱,从早唱到晚。饭前一首歌,唱得不好连长不让进饭堂。最有意思的是看电影时的各连拉歌,拉歌的口号震天动地此起彼伏,拉歌的词都是一套一套的。领:“一营的呀!”,合:“来一个呀!”,领:“来一个呀!”,合:“一营的呀!”。鼓掌“啪、啪、啪……”。“1234567我们等得好着急!”,“7654321看你积极不积极!”,那个场面,那个架势,哪个连队也不甘落后呀。这是1973年坝上演习时,九连干部战士在学唱革命歌曲,拍摄人:电影组长朱振芳,指挥:指导员杨怀平,左起:王德平、杨怀平、岳德全、李万珍、齐彦收。

  1975冬季25团进行履带行军野营拉练。从浑源出发过“火烧岭进入阳高县境内。协助驻地老乡进行农业生产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图为部队作训间隙帮助驻地小敖石村开展农业学大寨劳动。机关蒋协理员带领大家读报学习。右上角那个小战士即本人(时任政治处报道员)。

  上图:1978春节前坦克7师宣传队来25团慰问演出,那时25团大礼堂还在建设之中,演出地点在怀仁县大礼堂。当时我在师宣传队任专职创作员,照片是那次慰问演出的一个节目,节目名称《打起手鼓唱起歌》,我临时客串打手鼓。

  下图:步兵连是25团连队文艺的模范连队,许多有文艺特长的干部战士聚集在这里。这是1973年步兵连的连队演出小分队,在连队驻地排演节目。前排左起:蔡玉发(1968年入伍 任三排长),李敏智,张青春,林金友,刘和平,后排左起:王雷(1973年入伍 河北定县人) ,不详,高玉仓,李树林,赵长命,李彦昌。

  1979年我带着由通信连7名战士组成的连队演出组,参加坦克7师组织的连队文化生活汇演,最终获得全师第一名。这是汇演结束后,演出小分队在师部办公楼前合影留念。后排左起:杨经培、胡勋泉、郭以柱、陈景武、伍云宝,前排左起:周韵平(修理连)、崔和平、林金友(文化干事)。

  黑板报是连队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每个连队都有一到两块黑板,它是连队自己的刊。

本文链接:http://adoforum.net/fankongjiangzuozhan/126.html